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共享汽车品牌途歌悄无声息撤退留下20多万

VR
来源: 作者: 2018-11-06 10:16:52

共享汽车品牌途歌悄无声息撤退 留下20多万欠款

摘要: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撤退。原本散落在城区各处的100多辆大众Polo,被整整齐齐地停放在南京市真武路旁的一处破旧的停车场内,等待着最后的装车。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 薛星星 / 赵力 苏琦

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在南京的最后一批撤退是从8月7日下午5点钟开始的,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

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撤退。原本散落在城区各处的100多辆大众Polo,被整整齐齐地停放在南京市真武路旁的一处破旧的停车场内,等待着最后的装车。

第二天一早,当南京的用户打开途歌 App 时,才惊讶地发现,地图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

几天之后,这批挂着“苏A”牌照的大众Polo,出现在途歌另一个重点进驻的二线城市西安。一个月后,西安的二手车站上,有人开始集中出售印着途歌logo的白色轿车。卖家大大方方地表示:“这些车原来都是共享汽车。”

与此同时,在途歌进驻的北京、深圳、广州等几座城市内,用户都明显地感知到,线下运维接近于停滞,原先途歌签约的停车场点,很难找到可用车辆。软件上能看到的车,大多已在外部的停车场停放多时,需要缴纳高昂的停车费,点进App,上一个用户在页面中留言提醒“车没油了”、“停车费两百,别开”的情况比比皆是。

9月5日上午,北京丰台刘家窑一带的途歌,多为没油车和故障车

以漂亮的Smart、Mini Cooper甚至宝马、奥迪为车队组成的途歌,是目前市面上少有的运营着汽油车的分时租赁商。自由停放、接力用车(非合作停车场,用户承担停车费)的模式和中高端的车型,曾一度为其赚足眼球。

但距其目前公开的最新一轮2600万美元B+轮融资已经过去8个月后,缴纳了1500元押金的用户们开始频繁在络方面发声。一个群内,不断有人互相询问着退押金的进度。一位途歌南京地区的运营人员告诉,途歌目前还拖欠着南京运维人员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加起来一共有20多万”。

“最近做了些调整,我们在9月20日左右会推出新的服务。”9月4日,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回复寻找中国创客称,目前平台上车辆较少的原因是正在对原有车辆进行升级维护,用车难的情况只是“短期过程”。

一场悄无声息的撤退 留下20多万欠款

在将南京城内的最后一批车拉走后,途歌南京地区的负责人才告知运维人员公司要“撤退”的消息。

“第二天一上班,负责人就一对一地找我们谈话,称车都已经调走了,公司将要撤离南京。”途歌南京的运维人员李耀(化名)对说,在此之前,“公司一直瞒着我们”。

但他们在此前已经隐约感觉到不对。从7月中下旬开始,他们已经先后两次将城内的共享汽车集中拉走。平台上的车子越来越少,“觉得公司可能真的要撤退了”。

直至途歌正式将车辆全部调离南京,相关负责人也并未向他解释“撤退”的原因。对于途歌南京地区20多名线下的运维人员而言,这一切来得太快了。

途歌南京地区车辆调度群,负责人在群中发消息要求将车“直接开到停车场区”。几分钟前,运维人员还在群中发送着调度信息。

今年3月,途歌宣布正式进驻南京,这是继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西安之后,这家共享汽车平台在全国进驻的第7座城市。

上线之初,途歌就开放了“1.8亿元优惠礼遇”,并称其为“共享汽车史上最大优惠力度的开城狂欢”,用户只需要注册便可立即获得1800元的用车体验券,获得一个月的免费自由行。

李耀称,撤离之前,途歌共在城内铺设了400辆左右的共享汽车,车型以宝马Smart及大众Polo为主。他主要负责南京地区的车辆调度,工作轻松,只需要根据用车情况将车辆开至相应的点,再加加油,一个月的收入就可上万。

唯一有一点不好的是,车辆的停车费及油费需要运维人员先行垫付,之后公司再进行报销。一二线城市车位资源紧张,停车费往往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李耀称,常常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就有上万。

一般情况下,运维人员会在当周将费用上报,大概两周后垫付的钱就能到账。但这次撤离之后,垫付的费用却迟迟未能到账。

“多的有八九千,少的有三四千。”李耀说。另一位途歌南京的运维人员称,和他相熟的十几名运维人员所垫付的费用,加起来有20万。

“准备起诉他们(途歌)了。”

8月7日深夜,途歌南京地区的运维人员将城区内最后的100余辆大众Polo轿车集中开往停车场

北京等各地运营被指停滞

在途歌入驻的其他城市中,拖欠线下运维人员垫付费用的情况同样存在。

百度贴吧“途歌吧”内,自称为“北京途歌地勤”的人士爆料称,“北京途歌公司大部分地勤离职,地勤是需要垫付费用,报销一个月都不下来,现在让办公室人员都下去收车,而且运行范围缩小,很多车没油。”

一名自称是刚刚离职的深圳途歌地勤同样称,途歌在深圳拖欠许多点费用,“人家停车场都不让途歌停了,公司就把点删了。”

自称是途歌广州地区的地勤人员已经垫付了3万,“拖着我们,想走又怕拿不到报销,不走又越陷越深。”

至少从目前来看,途歌在全国的大多数城市都陷入了找车难的境地,社交媒体上能找到大量用户吐槽平台上找不到可用车辆的案例,线下运维的效率也直线下降。

9月3日晚,在北京永安里附近打开途歌 App,附近的十几个点均无可用车辆。少数几个停在外部停车场的汽车,几名用户在车辆下留言称:“没有油了、停车费216”。

北京一名白领用户李阳(化名)对表示,最近北京的途歌点内很难找到可以开走的汽车,他家附近的一家合作点在不久前已经从途歌平台上下线。“撤点其实还可以理解,但你能看到很多没油的车、坏车、停车费几百上千的车都‘瘫’在停车场,继续算着停车费没人管。”

“最近一两个月的事儿,之前完全不会有这种情况。”李阳觉得,途歌的运营出了问题,他正准备退掉1500元押金。

北京永安里地铁站旁的一家停车场内,途歌在此租用了3个车位。停车场的保安人员称,以前3个车位常常占满,现在则一直处于空闲状态,近一个月已经很少见到有途歌的运营人员来此调度车辆。

途歌客服人员对解释称,“平台将部分车辆下线进行重新保险和维护工作,可能导致一些车辆没有及时加油或者调度。”

另一名客服则表示,平台正在进行调整,北京地区正在为车辆加装油卡盒,大概到本月底会加装完成800辆车,届时用车体验会恢复正常。

途歌CEO王利峰更是否认了线下运营陷入停滞的质疑,称部分车辆是在更新油卡盒子和硬件,“别急,短期过程,等到下周换完硬件就好了”。

至于拖欠运维人员垫付费用的情况,王利峰同样予以否认,“我们的地勤都在忙着干活呢,没时间上瞎忽悠,也不存在你说的拖欠工资的情况。”

某深圳用户在微博上吐槽途歌无车可用。

创始人回避撤离南京 称9月20日将推出新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成立至今,途歌已经完成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最近一轮B+轮融资完成于今年1月,由海益得凯欣基金(CHP)领投,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和真格基金跟投。

当时,途歌表示将加快市场扩张步伐,深化一线城市的业务规模并加快二三线旅游城市的扩展。途歌首个选择进驻的,就是发展潜力较好的二线旅游城市——南京,但显然,扩展效果并不理想。

途歌客服对解释称,南京地区下线所有车辆是应当地交管部门要求,对平台上的车辆进行统一检查及维护,“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检查完后会继续上架。

但运维人员李耀告诉,目前途歌在南京地区的线下运维团队已经解散,“公司要求我们签了自愿申请离职的协议,也没有给出善后措施。”

李耀认为,途歌撤离南京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运营成本太高”,上述途歌南京的运维人员也称“停车费太贵”。

和其他“定点取还”的共享汽车品牌不同,途歌的模式是“随时随地取还”,不免会遇到停车费的问题。用户在合作停车场的“点”内停车不需要缴纳费用,但在“点”之外,用户则需负担大部分停车费(官方会酌情给予少量‘途币’补贴)。

途歌将这种模式称之为“接力”。上一个用户将车辆停至外部停车场后,下一个用车用户就要承担车辆的停车费。为了鼓励用户养成习惯,途歌会补偿用户一定的“途币”,可折抵用车费用。即便如此,由于一线城市停车费高昂,依然会遇到用户自掏腰包的停车费高于租车费的情况。

“很多时候我要用车的费用大概算下来也就不到100块,但停车费往往就得两三百,这种情况只能放弃用车。”一位用户说。国贸附近一家非合作停车场的管理员告诉,面对高昂的停车费,很多用户只能再把车开回车位,“我们也只能接着计费,最后等运营来交钱,想不通他们怎么挣钱。”

或许是为了减轻平台的运营负担,王利峰对表示,途歌最近正在对现有业务进行调整,预计9月20日左右会推出新的服务,“以接力用车为主营业务,逐渐淡化点”。

据其透露,过去半年途歌的超过80%的主要订单都是接力用车已经逐渐培养了用户的使用习惯。

在8月30日,途歌在App中推出了“点还车有礼”的活动,鼓励用户将使用后的车辆归还至固定的合作点处,并随机奖励用户途币,“最高有30途币”,活动将持续至10月31日。

王利峰拒绝了当面采访的需求,也未就途歌退出南京市场一事作出详细回应。就此事询问途歌公关人员,截至发稿还没有获得回应。

“我们会在最近公布(新一轮)融资。”王利峰对说。

至尊棋牌邀请码
镀锌方矩管
水力碎浆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