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科学史上的著名公案达尔文华莱士之争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8-11-05 13:36:27

科学史上的著名公案达尔文华莱士之争

《物种起源》是达尔文论述生物进化的重要著作,在该书中,达尔文首次提出了进化论的观点。他用自己在1830年代环球科学考察中积累的资料,证明物种的演化是通过自然选择(天择)和人工选择(人择)的方式实现的。

在这部皇皇巨著发表前,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1858年6月,当达尔文正写到一半的时候,收到了一封英国青年科学家华莱士的信,信中附来了一篇论文,题目是《论变异无限地离开原型的倾向 》,阐述他所发现的自然淘汰的原理。

达尔文发现,华莱士的学说与他研究了二十余年的自然选择理论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华莱士论文草稿中用的术语同达尔文《物种起源》手稿中那些章节的标题竟是一模一样的。

达尔文一遍又一地翻阅着华莱士的信,心乱如麻。到底该怎样来处理这一封信和论文呢?到底要不要断然放弃自己在这一理论领域内的优先权呢?  是的,华莱士在信中并没有要求达尔文帮助他表发这篇论,他只是请达尔文对论文提出意见,如果认为论文有价值的话,请达尔文转给莱伊尔一阅。  可是,达尔文觉得,既然这篇论文已寄到他手中,这在道德上就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但要达尔文放弃自己的优先权,那对于他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怎么办呢?  达尔文的脑海里闪出他为自己立下的座右铭“热爱真理轻视名誉”,他的心里一亮。  “真理的胜利比优先权问题更为重要,现在,多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战友,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啊,我为什么这么卑贱地在优先权问题上打圈儿呢!”达尔文这么想着,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他作出了决定,放弃自己发现自然选择法则的优先权,促使华莱士的论文尽早发表。  达尔文根据华莱士的要求将论文转给了莱伊尔,并极力推荐这篇论文。莱伊尔和虎克是达尔文的好朋友,他们曾不止一次的向达尔文建议,尽早发表《物种起源》一书。  达尔文在写给莱伊尔的信中说:“你的话已惊人地实现了,那就是别人会跑到我的前面。我从未看到过比这件事更为显著的巧合。您看完请把草稿还给我,因为他没有说叫我发表,当然我要立即写信给他,建议把草稿寄给任何刊物发表。虽然我们的观点基本相同,但是我的书不会因华莱士的论文而减色,因为我把一切精力都用在这一理论上了。”  华莱士的信,在达尔文的脑海中激起了一阵阵涟漪。当达尔文把这件事告诉了莱伊尔和虎克后,他的生活恢复了昔日的平静。仍然坚持不懈的写作,使《物种起源》的草稿一天天增厚。  他没有想到,这种他自己很想继续保持的安静生活会再一次被人打破。  一天中午,达尔文按照惯例开始散步。“哈罗,查尔斯!”一声熟悉的呼唤在森林边缘响起。达尔文回头—看,只见莱伊尔和虎克站在小径尽头招呼他。  达尔文高兴地急步向朋友走去,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说:“呵,亲爱的朋友,感谢你们来看望我这个走不出家门的可怜虫。”  年过花甲的莱伊尔拄了拄手中的拐杖,带着责备的口吻说:“我可不是来看望你的,查尔斯,我和虎克是来谴责你那轻率的决定的。”  “哈,谴责我?为了什么事呀,亲爱的莱伊尔?”莱伊尔没有回答。  达尔文请他们在森林中的草地上坐下后,虎克代莱伊尔答道:“亲爱的达尔文,收到你的信和转来的华莱士的论文后,我们既高兴又着急。你对华莱士的论文作了极高的评价,并提议发表他的论文。这我们完全同意。但是,你决定放弃自己发现自然选择法则的优先权,我们觉得这是轻率的。”  “为什么呢?我本来就没有想发表任何有关这个法则的论文。现在因为华莱士把他发现的同一法则的论文寄给了我,我就想发表自己的论文,这样作是不是光明正大呢?我宁愿把我的那本书全部烧去,也不愿使他或别人说我的行为是卑鄙的。”  “我不认为是这样。我在14年前就看过你的学说的提要,我能证明你不是抄袭他的学说。我觉得你的论文应同华莱士的论文一道发表。”虎克严肃的说。  “我注重的是真理的胜利,而不是个人的名誉,亲爱的虎克,我放弃了发现自然选择法则的优先权,这对我将要完成的著作并无损害。我相信,我的著作将有助于自然选择学说的胜利。 ”  莱伊尔见达尔文固执地不肯发表自己的论文,插言道:“我们现在考虑的不是你和华莱士谁应该享受优先权的问题。为了照顾科学的一般利益,你和华莱士的论文应该一同发表。如界你放弃了你所发现的伟大法则的优先权,让华莱士独立作战,这对科学的发展是有害的。请你慎重地考虑一下你对科学事业担负的责任吧!”  “既然你们坚持要这样,并认为这样作是对科学事业有利的,我可以将我在1844年写的物种理论提要作为华莱士论文的附件发表,同时,我可以把1857年9月5日写给美国博物学家爱沙?葛雷博士的一封信交给你们。这封信阐述了我的自然选择学说的基本观点。我同华莱士之间的不同点只有一个,我的观点是由人工选择对于家养动植物所起的作用而形成的。写给的葛雷博士信可以证明我没有偷袭华莱士的学说。”  莱伊尔和虎克拿到达尔文交出的两个文件后,立即同英国林奈学会磋商,学会决定同时宣布华莱士的论文和达尔文的两个文件。  1858年7月1日晚上,林奈学会的会议室里,挤满了自然科学家。华莱士的论文和达尔文的文件由人代为宣读,并发表在当年的林耐学会学报上。  达尔文在荣誉面前表现得十分谦虚,华莱士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很虚心的。他说:“在那时候我自己只是一个匆忙急躁的少年,而达尔文则是一个耐心的,下苦功的研究者,勤勤恳恳地搜集证据,以证明他发现的原理,不肯为了争名而提早发表他的理论。”  后来,华莱士也总是把荣耀归功于达尔文一人,并把自然选择理论称为“达尔文主义”。  这两位科学家淡泊名利的精神让人敬佩,我们应该铭记他们对科学的贡献。他们也是人,但是是高贵的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