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乐视阴影下酷派瘦身自救涉嫌非法辞退员工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8-11-12 18:41:28

乐视阴影下酷派瘦身自救 涉嫌非法辞退员工

摘要:2017年1月9日,刚毕业进入酷派集团以下简称(“酷派”)的杜立(化名)“被”离职了。让他愤慨的是,自己竟然是被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某负责人利用办公账号,替他提交的离职申请。

资料图。

乐视阴影下酷派或涉非法“瘦身”自救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 文丽娟

2017年1月9日,刚毕业进入酷派集团以下简称(“酷派”)的杜立(化名)“被”离职了。让他愤慨的是,自己竟然是被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某负责人利用办公账号,替他提交的离职申请。

与他一样“被”离职的,还有同时进入酷派、同在一个部门的同事方芳(化名)。他们在试用期间各项表现优异,却都在转正的前两天,被莫名辞退。

但这两个学生兵只是酷派裁员计划中的冰山一角。

过去数月内,酷派陆续进行人员缩减。而员工被辞退的理由,有“各部门人员超编”“工作思路与相关领导理念不符”等。

据法治周末独家获悉,有公司内部人士爆料称,新年过后酷派或将裁员40%左右。

去年6月17日,乐视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晋升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但大股东的“救命稻草”未对发展掣肘的酷派形成拉升之势,反受乐视“欠款门”“裁员门”波及,酷派的股票一再下跌。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酷派因经营不善,被迫优化裁员。

但在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彭志律师看来,裁员并非想裁就裁,酷派若以经营困难为由进行裁员,则应提供证据证明其经营困难,并依照法定程序进行裁员,若仅以部门超编、招录有经验的人等为由裁员或涉嫌违法。

年后或裁员40%

最近有媒体称,中兴通讯将裁员3000人;酷派在前不久也被曝出旧臣老将被清洗一空。其第一大股东乐视的资金链风波,更为唱衰酷派造势。

其实早在2014年9月,便有“2小时裁员10%”的酷派铁腕传说,但酷派官方回应,10%员工系转岗合资公司而非裁员。

而今,酷派或将迎来它的又一次生死之战。

法治周末独家获悉,年后酷派总部、中国区及各部门都将进行裁员,裁员比例或高达40%。

此次被离职的应届毕业生杜立和方芳,就是这次规模化裁员的前奏。

据杜立介绍,他和方芳于去年7月10日通过校招入职酷派品牌及传播中心,并签订劳动合同,试用期为6个月。

在试用期间,两人业绩屡获优秀,被直属上司和集团领导称赞,其所在DM团队更为酷派获得第一个营销大奖,获评《南方都市报》“年度十大影响力事件”,超额完成公司考核标准。

2017年1月10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杜立和方芳转正的日子。

但他俩没能等到这一天。

1月4日下午,酷派HR曹梦颖、黄晖强两人突然约谈杜立,告知杜立,因品牌中心部长嵇淞称其工作不合格,已作出辞退杜立的决定,且不会给予任何补偿。

1月6日,方芳以同样的方式被约谈、被辞退。

两人的辞退理由,均为“公司现处于生死存亡之际,需要裁员,补充有经验的中层领导进来”。

杜立和方芳表示不能接受,“校招录用条件并无要求有工作经验。且在工作期间我们并无严重失职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也没有违反公司制度行为”。

1月9日,酷派人力资源部曹梦颖,利用办公账号,代替杜立和方芳提交离职申请,并催促催办公司相关部门完成二人的离职流程。

1月23日,法治周末致电曹梦颖,欲就上述事件进行核实,并询问酷派裁员计划,但在首次接听后,对方以信号差为由挂断,后续、短信均未再回复。

继“血洗”旧臣老将后,杜立和方芳成为酷派裁员计划里的另一批代表。

刘江峰遇经营难题

如酷派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所说,裁员的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而酷派出现的经营问题,早在CEO刘江峰接手前,便显端倪。

据法治周末统计,2016年1至10月,酷派销售同比大减43%,主营业务亏损约7.3亿港元;2016年上半年,酷派亏损约20.5亿港元。

酷派曾发布公告称,预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本地智能市场的衰退及竞争激烈,以及集团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产品,并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另外就是受电子商务分支Coolpad E-commerce(奇酷)亏损影响。

也就是说,酷派还存在旧疾,受“旧”奇酷拖累。

2014年12月,奇虎360斥资4亿美元入股酷派,和彼时酷派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郭德英成立合资公司奇酷,随后又斥4500万美元增持合资公司股份至49.5%,成为酷派大股东。

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21.8亿元获得酷派17.9%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因不满“第三者”进入,奇虎360与酷派阋墙,分道扬镳。

2016年6月17日,乐视又以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当年8月,乐视董事长贾跃亭盛邀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

然而,乐视的大额注资、创下华为荣耀神话的职业经理人刘江峰,并未能让内部错综复杂的酷派走出泥潭。

反因受到大股东乐视资金链问题的影响,加上本身经营状况及奇酷拖累,酷派的业绩出现大幅度缩水。

2016年11月21日,酷派公告显示:“基于对本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预计2016年度公司拥有人应占未经审核亏损将约为30亿港元。”

而专业机构对酷派的评级也降到冰点。去年11月初,汇丰发布研报,将酷派目标价由0.9港元调至0.8港元,评级“减持”。

随后,12月2日,酷派宣布出售附属公司宇龙深圳所持有酷派移动80%的权益给超多维,欲断臂自救。

一位不愿具名的通讯行业观察家表示,酷派出现的经营问题,不单是断臂能解决的,还需要大幅度瘦身,裁员是其必经之道。

缺失的举证

在彭志看来,若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不得已裁员,无可厚非,但需要流程合法合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若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等,可进行裁员。同时,裁员还需符合以下基本程序要求: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用人单位需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后,裁减人员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可以裁减人员。

据此,彭志认为,酷派如果需以经营困难为由进行裁员,则应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其经营困难,并依照法定程序进行裁员。

以前述被辞退的应届毕业生为例,“公司生死存亡之际需补充有经验的中层领导,裁掉底层无经验的员工”一说,在彭志看来,这种裁员可被认定为违法解雇。

他向法治周末分析,对于应届毕业生,若已正式办理入职,即使是在试用期,公司人力资源部也不可以无理由无赔偿地直接解聘。

“劳动合同法规定,对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试用期人员,用人单位可以依法解除劳动合同,但用人单位需要对于试用期人员不符合录用条件进行举证,否则,将被视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彭志称,“如酷派以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则需予以举证,否则需承担对应的法律,员工可以要求恢复劳动合同关系,或者要求公司支付赔偿金。”

北京安嘉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张丽珍律师对此表示认可。她认为,酷派若想在试用期间辞退员工,必须出具员工“严重违反单位规章制度,严重失职给单位造成重大损失,或经培训、调岗,仍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相关证明。

但杜立和方芳均告诉法治周末,酷派人力资源部无法提供其工作不达标、打分成绩及相关排名资料等。

“如果拿不出举证资料,酷派不能口头辞退试用期员工。”张丽珍说道。

此外,对于酷派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用自己的工号代替被辞退员工提交离职申请的行为,彭志表示:“更加不符合法律规定。民事行为仅应该由本人或者本人授权的代理人进行。这种行为将直接认定为劳动合同关系解除不合法,员工完全有权要求恢复劳动合同关系。”

自卸机
外汇平台搭建
深圳物流公司

相关推荐